掘墓者ing

这里影汁儿诶嘿~
*沉迷欧美圈和日圈还有故宫
*此人萌的cp冷的一逼
*有些事自己一个人放飞自我的cp
*基本不萌热cp【或者萌但更本不写文……】
写文的cp:钟表组 1011 笑boy byplayers身高组
可能会写的cp:斗奇 化银 野绘
一写就ooc所以不会写的:spirk,狄芳和肉文
个人向:松重丰 purple guy
*钟表组的妖师组应该会每周日晚上更新
此自我介绍偶尔会更新,亲多多留意
来几个同好吧qwq

©掘墓者ing
Powered by LOFTER

「钟表组 知更鸟组」


『死亡时间』

*ooc有

*私设:23岁的王津和21岁的亓昊楠,同一所大学。

*世界观:大体与我们的世界相似,但是有一种人可以预知他人的死亡时间甚至死亡情形,这种人只占了极少数,甚至一亿人里面都找不到一位。他们可以运用这一点来保护他人不受意外死亡,但自然死亡是谁都无能为力的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知更鸟,在最开始寓意着长久之爱,但后来因为象征着耶稣的诞生,变成了寓意新生命的降临,再后来,有生便有死,它也寓意着一个生命的不复存在。

在那个世界,拥有预知死亡的人,代号都叫做“知更鸟”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亓昊楠在有记忆开始,他就看到了自己姐姐的死亡时间,但没有看到情形。

     ),死于xyz日的%&*0时,不幸摔落于阴沟致死。

那是亓昊楠在日记上写下的第一句话。

也是一直到他的日记被父母翻看之后,他们才知道自己的孩子是“知更鸟”。

人类是害怕死亡的,他的父母没有问自己是怎么死的,但只告诉他:

“千万不要告诉别人他的死亡时间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亓昊楠渐渐发现了,只有和自己有一定交往的人,自己才会在某个瞬间看到他或她的死亡时间。

随着年龄的增长,他看到的不单单是名字,时间,死因,开始出现了死亡时刻的细致描写。这种时候亓昊楠总是庆幸自己胆大,有多少知更鸟是因为这样变成自闭症的啊……你看,一个学期后你就要接受全班人和老师的信息了,是吧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不知不觉,亓昊楠也上大学了,读钟表系。

可能是因为从小对时间的敏感和特殊感情,才愿意来读这里吧。

凭着对机械的兴趣,亓昊楠在第一次考核就成了班级最好的学生,有些学长也愿意来和他交流,并慢慢发现了这个人的天分。

但亓昊楠接收到的死亡时间也越来越多,记下的笔记也越来越厚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啊!”

足球飞到了场外,砸中了一个路过的人,他手中的纸张洒落了一地。

“没事吧……?”

亓昊楠把足球扔回去,然后蹲下身子来帮他捡东西。

“没……没事……”

声音……好软???

这个人的声音就和没有经过变声期一样。

不对,这个人有喉结啊……

“你是……王津?”亓昊楠鼓起勇气问了一句。

早就听一些花痴的女生说过,大三有个男生的声音很软,长得也挺好的。

“啊……是的。你怎么知道……?”

“没什么,听别人说过你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渐渐地,亓昊楠凭着自己的成绩跳了一级,去新课室上课时,看到了坐在第一排的王津。

“啊……是你。”

亓昊楠把王津旁边的椅子拉开,自己坐下去时听到了王津说了这句话。

“还记得我?”

“怎么不记得,我记忆力有你想得那么差吗?”

王津有点害羞地笑了笑。

亓昊楠暗自觉得这一口京腔确实挺好听的,然后感受到了以前同班的女同学投来的嫉妒的目光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嗤——!!!”大货车的刹车声划着地板,传来一声刺耳的巨响,本来在好好过马路的一排人被卷到车底下。

我看不见其他人的脸,但我能看见王津也在里面。他是最濒临死亡的那一个。血从他的额头上流到脸上,呼吸道的收缩越来越慢,眼神也越来越迷离,车外的人声越来越模糊,手指抽动了一下,嘴张了张,好像想说点什么,却一个音节都发不出来。

最后,合上眼皮,再也醒不过来。

发生时间:TIO日的#¥:@5时,发生于学校对面的街道。

 

这个信息是在亓昊楠和王津同居了三个星期后接收到的。

他现在和王津的关系,已经不单单是超级要好的同学那么简单了,甚至发展到了爱人关系。

而他在夺走王津初吻的那个中午,脑内闪过了这条信息。

而日期,就是明天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亓昊楠一直在思考该怎么让王津劈开在那个时间点过马路,想来想去,最好的办法就是给他喝点安眠药,拖延时间。

他知道的,只要晚一秒,就可以避开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都这个点了?!”

王津从床上跳起来,用最快的速度冲下楼去,而亓昊楠一直后面追。

这个人……怎么速度那么快。

在到达马路口的时候,绿灯刚刚好开始闪烁。

如果……如果王津这个时候冲过去……

“啪!”

亓昊楠一把抓住王津的手腕,王津随即被亓昊楠拉到了树下,而绿灯刚刚好结束。

“你干什么?!”

“嗤——!!!”

王津的声音,和大货车刺耳的刹车声刚好重合在一起,王津本可以追上的那一行人不是被撞飞,就是被卷到车底。

“什么……?”

王津吃惊的盯着亓昊楠,还没有反应过来。

“我是‘知更鸟’。”亓昊楠把王津拉到自己胸前,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背,让他感觉舒服一点,淡淡地说到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后来,两个人都毕业了,当然亓昊楠因为学分没修够要重修两年,不过两个人都到了故宫工作。

这个时候,王津已经不是亓昊楠的学长了,而是师父。

在亓昊楠走入那间满是煤油味的房子的瞬间,接收到了

他的死亡时间和你一样。

的信息。

没关系啊。亓昊楠想到。

因为自己的死亡时间,还要在好几十年后呢。

况且,两个人一起死,也没什么吧。

“你笑什么啊?”

“没什么。”




最后简直就是强行把两个人凑成师徒关系……

听到很多人想看这一组就先发上来了

评论(6)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