掘墓者ing

这里影汁儿诶嘿~
*沉迷欧美圈和日圈还有故宫
*此人萌的cp冷的一逼
*有些事自己一个人放飞自我的cp
*基本不萌热cp【或者萌但更本不写文……】
写文的cp:钟表组 1011 笑boy byplayers身高组
可能会写的cp:斗奇 化银 野绘
一写就ooc所以不会写的:spirk,狄芳和肉文
个人向:松重丰 purple guy
*钟表组的妖师组应该会每周日晚上更新
此自我介绍偶尔会更新,亲多多留意
来几个同好吧qwq

©掘墓者ing
Powered by LOFTER

「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同人」


『吐花症』

*ooc有

*35岁的王津×31岁的亓昊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唔!”

工作到一半的王津突然把螺丝起子扔在桌面上,捂着嘴,打开一看,手上出现了一朵再普通不多的黄花。

依稀觉得自己嘴里还残留着一点花瓣,随即又咳出一朵花。

怎么回事……?

难道是……

不,应该是肯定是了。

吐花症……

……

怎么办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王津现在比那些还不知道自己究竟喜欢了谁的,却患上了吐花病的人还要不知所措。

因为他知道自己喜欢上了谁,却是可怕的单恋。

况且……对方是自己徒弟,也是个男生……

都35岁了,被亲戚逼婚,被父母拉去相亲,王津想起了今年春节时的事情。

「“你长得也不错,又有一技之长,房子是二环外,车子也有了,在故宫工作,说出去多风光!怎么就是找不到女朋友!”

“哎。二妹你也别急,说不定就是在故宫里面所以性子慢呢?”

“唉……我也和他说过,故宫工资又不高,这一番手艺回来这个二线城市挣的钱估计都比在北京多。真是的……”

站在房间外面,敲门的手瞬间停住,

窗外炸开的烟花,却压不下门内的责备声。

王津的心一下子全凉了。

春节的假期瞬间对自己一点意义都没有了。

“哎?初五就回去?”

“啊……是的,避开高峰嘛,况且工作有安排。”

“……好吧。”

和父母交代后,王津一个人在房间里收拾行李。

“……啧,还真的不如在这里上班呢。”

“唉,孩子他妈你也别这样说……”

房门外,又是一声责备。

好想……好想早点回去……

王津的内心涌起了一股奇怪的情绪,突然间好想自己维修的那些钟表,好想那条走了好多年的小路,好想自己的师父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坐在火车上,庆幸着自己没有和返程高峰撞上。

但窃喜过后,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。

……

究竟……自己为什么要受这份委屈……

自己曾经以为开明的父母,为什么现在也和大众的父母一样了呢……

王津抹了一把自己脸上的泪水,戴上了眼罩,停止了思考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下了火车,把行李放回家里,泡了一碗面,便出门了。

心里面没有那么乱过。

他自己蹬着自行车,不知道穿过了多少个街区,最后来到了一处墓园。

管理者好像很惊讶有人会在过年期间来这里,但还是把香卖给了王津,还附送了他一个普通的护牌。

“虽说过年嘛,但是带着这个避避阴气吧。”

“谢谢啊……”

走上那条自己几年前才开始走的路,来到一个坟墓前,

掏出纸巾把上面的灰尘和雨水擦干净,把香点上,简单的鞠了个躬,然后把旁边的树叶拨开,坐在旁边。

“……想和你说点话。”

“也不知道你听不听得到。但是我现在越来越觉得师父有时候比父母还要像亲人了。”

也不知道自己说了多久,感觉天有点暗了,就又点了一支香,鞠了个躬,离开。

“嗨。现在过年,有什么事情想不开的,要早点想开啊。”

管理者向王津招了招手,说到。

“谢谢,你也要开心啊。”

“一定会的啦。”

王津又蹬上了自己的自行车,

腰间的护牌打在车座上,啪吱啪吱的。」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王津?”

“嗯?”

在午休时,王津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时,亓昊楠突然叫了他一声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没什么,看你有点不舒服的样子。”

不舒服吗……还真的有点呢。

“嗯……没事。”

“是吗……要好好照顾自己呢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过去了一个星期,王津感觉自己变得越来越累了。

还有……三个星期的时间。

从床上爬起来,胡乱的啃了几片面包就去上班了。

已经不想蹬自行车了……

今天花了两块钱去坐了公交车,自己身上的煤油味让旁边的人皱了皱眉头。

没事……已经习惯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啊……啊……!”

午休时,王津又咳出了几朵花。还有一些血。

……感觉撑不到三个星期呢。

其实就算死了也没什么吧,反正亓昊楠也可以接自己的班了。

“怎么回事?!”

亓昊楠突然出现在王津的身后,抓起王津刚刚捂着嘴的那只手,看到了上面的血迹。

“你……你干了什么……”

亓昊楠被吓了一跳,然后看到那些带血的花,他明白了。

“……你得了吐花病?”

“嗯……”

“什么时候开始的?”

“一周前。”

“为什么不早点说……”

亓昊楠把王津的手松开,不敢看着对方的眼睛。

“找到喜欢的人是谁了吗……?”

“没有……”

“你这个程度,估计撑不过三个星期了吧……”

亓昊楠有点忧伤地说。

“嗯……”

王津想要推开亓昊楠,自己出去走走,却被亓昊楠拦住。

“怎么……?”

“试一下。”

亓昊楠俯下身子,亲上了王津那对还带着点血的嘴唇,软软的,

王津感觉到口中刚刚涌上来的一朵花变成了花蜜,掩盖住了那浓浓的血腥味……

……

“你真的很不会撒谎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好了啦,反正这病也解除了。况且我又不是不喜欢你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混蛋!”

王津猛地扑到亓昊楠的怀里,哭了起来。

“好啦好啦……”

亓昊楠抚摸着怀中人的背,安慰着他,又笑了笑。

“未来的事情,等未来到了再说吧。”



纯属虚构

评论(10)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