鲤鱼打挺:

谢谢这位天使对大家的提醒,在这里方便大家看见就转发一下,点到为止就好了,大家能给我画这么多同人我真的每次回来翻tag都是满满的幸福,只是有些方面还请大家稍微注意一下【我就不提了】

和原版baldi也只存在于互动之中,不会扯上更多的关系的,顶多名义上的兄弟【di ren】相称,当初画他的时候真的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喜欢,哭的心都有了【。】

很抱歉我在为人处世和做人方面还是很欠缺,有时候为了维护先生做出了很多过分的言论,未成年的思想我仍然没有彻底根除,我郑重的向大家表示道歉。

关于先生的性格:

先生的性格对于各位小姐们确实绅士又优雅,但是本人其实是非常喜好血腥,而...

希望最近的沙雕能少点

幽灵吧:

求大家看一下
很危险的
转自BiIIBill
求k



是最近练的字,抄的歌词

我真是太太太太太太太喜欢大信信的词了!!!!!

数年如一抱团写黑文,晋江大作《这个神》避雷预警

这个真是……圈外人都看不下去了……

多大仇?:

占tag致歉


    众所周知,肉食系蝴蝶聚聚经常以侮辱性的词汇描写梅西,并坚称自己并非梅西黑,如此精彩的白莲花式表演早已经震碎了大家的下巴,但是万万没想到,肉食系蝴蝶聚聚只不过是一个群体中的代表人物。经深扒发现,有一个群体明明是梅黑却依旧要带着梅西进行同人创作,从贴吧到晋江再到lofter,数年如一地在创作中对梅西极尽侮辱之能事,用尽一切办法造谣、无中生有、贬损梅西的人格。

    让我们先来简单回顾一下肉食性蝴蝶聚聚的光辉事迹:...

「1011」「一道」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1不喜欢哭,哪怕他很孩子气。

他也确实哭得很少。哪怕哭了,很快眼泪就被他止住。

因为他觉得哭,没有什么作用,

失去的人不会回来,被浇灭的爱情也不会复燃。

一道,就一道泪水从脸上滑过,就算了吧。

只用那么一点点泪水,表达自己的悲伤。

然后,就让我躲起来,静静地面对,这一切。


11第一次遇到10的时候,刚好碰到10在哭。

10躲在的一个巷子里,不知道为什么对着墙哭,很伤心的样子。

所以11走了过去,拍了下他的肩膀。

“谁?!”

10被吓得弹到一边去,做出防御的动作,因为惊吓而睁大的眼睛里面充满了泪水。

11...

[兽信兽] [今天,他依然悲伤]

*在火车上听歌摸的关于阿信单恋怪兽小短文,我也不知道是兽信还是信兽。第一次写这两位,见谅。

也许等我有时间我会写些长点的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有些故事,到某一个点,它就卡住了。

然后呢?自传中,就少了一个人。从在这个舞台的常驻,变成了另一个舞台的主角。

温尚翊在自己的婚礼上,只看到了陈信宏的温柔。却没看到当他请问新娘时,对方泪水中的悲伤。

我的自传中,在爱情这个舞台上,再也没有你。你永远永远,只会出现在兄弟这个舞台上。

故事,也没有了然后。

然而我今天仍然在尝试调整百分比,希望你能爱我。

但我失败了,哪怕这个结局在意料之中,我也依然悲伤。

昨天之...

『秋杰』「Lemonade」

*ooc有

*文章内容纯属虚构

*15分钟的简短摸鱼

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“怀秋,”

林俊杰推开门,看着躺在床上,昨天为自己挡酒,现在在这里醉的“不省人事”的怀秋。

“唔……”怀秋很不满那个人跑进来把窗帘拉开,虽然是下午的阳光,但对于一个宿醉的人来说,还是刺眼。

“还难受吗?”“那还用你说…”怀秋把头往被子里埋了埋。

“喝点水吧。”林俊杰坐到床边,手里握着一个蓝色的杯子。“什么水?”

“柠檬水。应该可以让你清醒一点。”

怀秋爬起来,接过那杯水。柠檬片沉在杯底,漂亮的蓝色从半透明的果肉映上来。抿了一口,咽下去才发现自己的真的将近十个小...

「10R」

【柔软的亲吻】

*ooc有

*第一次10R,不好还请见谅

*超短。

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

10醒过来时,是在一个自己从来没来过的地方。

他躺在地上,他没有选择马上起身,看着那藏青色的,没有星光的天空。

看得出神,但他仿佛想起了什么,突然坐起来。

自己身处一片玫瑰花田的正中央。

他感觉两颗心在被人揪着,撕扯着,很痛。

他往前走,他感觉有玫瑰刺勾住了,划破了自己的裤子和风衣下端。

他往前走,他感觉这些玫瑰没有一个尽头,而他越走越深。

他停下来,他把一朵玫瑰连根拔起,玫瑰划破他的指尖,但他没感觉。

这玫瑰,多像他啊。...

『宁闹』「如此深的夜」

*纯属瞎写 放飞自我  水仙 不适者慎入
*撒贝宁×撒贝闹   年龄差:宁比闹大四分钟XD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宁录制完节目,来到这间饭店时,已经十一点半了。
他和闹约好的,闹参加完宴席就会打电话给他,然后他录完节目就会来接他回家。
但现在已经那么晚了,自己甚至已经回家洗了个澡,闹还是没有来电话。
他担心了。
他倚在车边,看着空空荡荡的停车场,他想到了某些电影里的桥段。
有恐怖片的桥段,但他觉得如果这个时候自己点起一支...

©掘墓者ing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