掘墓者ing

这里影汁儿诶嘿~
*沉迷欧美圈和日圈还有故宫
*此人萌的cp冷的一逼
*有些事自己一个人放飞自我的cp
*基本不萌热cp【或者萌但更本不写文……】
写文的cp:钟表组 1011 笑boy byplayers身高组
可能会写的cp:斗奇 化银 野绘
一写就ooc所以不会写的:spirk,狄芳和肉文
个人向:松重丰 purple guy
*钟表组的妖师组应该会每周日晚上更新
此自我介绍偶尔会更新,亲多多留意
来几个同好吧qwq

©掘墓者ing
Powered by LOFTER


等我生地中考完

我就开始写文

『笑boy』「不会认错你」

*ooc有

*参考了斯蒂芬•金的《爱花的男人》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春天是个可爱的季节,不是吗?就连还在婴儿车中叼着奶嘴,牙牙学语的婴儿,仿佛都想和隔壁邻居的婴儿定下个娃娃亲。

清晨,走在街上,树开始冒出新芽,老头老太们也愿意出来了,但似乎没有霸占广场跳舞的意思,反倒是在慢慢地,安静地散步。

那个男人就站在街道口,思索着自己的要往前走还是回家。

就在他思考的这段时间里,不少少女的目光落在了他身上,穿着一件白衬衫,一条牛仔裤,一双白球鞋,腰间系着浅棕色要带的他,无法反驳啊!他就是一道春天的风景!

他注意到自己已经站得足够久了,便往街上走去。

“哦,嗨,年轻人,要买点...

『羽泉』「红酒」

*勿当真

*ooc有

*在补习班的脑洞,很短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陈羽凡一早就知道胡海泉不喜欢喝白的和洋的,啤的到还过得去。

是什么时候知道他喜欢喝红的呢……

好像是第二张专辑销售超过百万的时候吧?

当时,对于还是新人的他们俩,连续两张专辑销量破百万,完全是值得庆祝的。

陈羽凡想着没有见过胡海泉喝红的,或者叫葡萄酒,就卖了一瓶带去他家庆祝庆祝。

没想到,那个人刚刚喝了一口,就赞叹得停不下来,一直说着“比白酒好喝多了!”的话。

其实现在想想,那一瓶葡萄酒的质量可以说是极其糟糕。但对于那个时候的他们俩,就算一起吃方便面都是开心的。

胡海泉现在偶尔也会想念起那瓶葡萄酒的味道。

现...

「煜爱」『蓝色→红色→紫色→?』

*ooc有

*放飞自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本煜第一次见到刘浩,就给他贴上了一个颜色标签。

那天,刘浩穿的是一身蓝色。天蓝色的衬衫,外面套上一件蓝灰的牛仔背心,穿着一套深蓝的牛仔裤,腰间的棕色皮带和白球鞋十分突兀。

本煜现在回想一下当时见到他的情景,觉得自己的瞳孔一定放大了。

他从来没有见过一个留着小胡子的男人居然可以穿的那么好看,让自己有点挪不开眼。他也确定下来,他恋爱了。

不过白客告诉他,刘浩这个人很有底线,特别是在隐私方面,就算我和他做了四年的大学舍友,还是有很多秘密他是不知道的。

很快,本煜就选好了一个颜色纸质标签给刘浩。

“固执的蓝色”。

再后来,本...


假装是……病娇爱???

英文不要在意了我瞎打的

假装是套图

『钟表组「妖师族」』

<壹>

*ooc有

*纯属虚构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在预言震动整个妖师界的三十年后,有一个年轻的妖师突然出现在京城。

其他人都在对这个妖师议论纷纷。

大家都知道他是来考取所谓的牌证的,但是回来考取的妖师,多是在剔除过几个高级妖股之后才敢进京,而这个在妖师界还没有什么作为的人,竟然不知天高地厚。

就连和他对武的测试官也笑了笑。

谁都知道这个测试官是最不好惹的了。

“怎么?翅膀都还没长出来,就来挑战我?”

这一句话引得看台下的人一阵嬉笑。

但创始人没有笑。

年轻人什么也没说,只是摆出姿势,招了招手,而且眼睛是闭着的。

“啧。”测试官不满地发出一声...

扩扩扩列………………

这里影汁儿诶嘿~

*沉迷欧美圈和日圈还有故宫

*此人萌的cp冷的一逼

*有些事自己一个人放飞自我的cp

*基本不萌热cp【或者萌但更本不写文……】

*所以是一个没什么人认识的文手

写文的cp:钟表组  1011 笑boy  byplayers身高组

可能会写的cp:斗奇  化银  野绘

一写就ooc所以不会写的:spirk,狄芳和肉文

个人向:松重丰  purple guy  

*钟表组的妖师组应该会每周日晚上更新

此自我介绍偶尔会更新,亲多多留意

来几个同好吧qwq


『钟表组「妖师组」』

<序>

[预言]

*设定稍有改动,可见之前的宇宙设定合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每一百年,所有幸存的妖师都会聚集到一起,聆听这门行业的创始者的预言。

这个规定,是从一场战争之后开始的,

一场只属于妖师和灵物的战争。

创始人有多少岁,见证了多少兴旺,更换了多少次名字,已经无从考究。

遮盖着脸庞的薄薄面纱,五官隐隐约约地看得见,亦如正值花季的少女一般精致,但谁晓得,她的年龄?

坐在宴席最高点,拿出占卜过无数次的罗盘,不用念咒,只需将它放在手心,罗盘便开始转动。

总共转动了十三次,每一次停着的位置都不一样。

“结果如下,”

罗盘被放回盒子中,创始人的声音...